中國漁業新型城鎮化樣本:莊河漁村進城

 新型城鎮化,漁民該如何安置、漁業該如何發展?目前尚無具體答案。而擁有10余萬涉漁人口的大連莊河市,正在嘗試破題。

在莊河南城區,一塊5平方公里范圍的地方被暫定名為“城市漁村”,這個“漁村”中的漁民將住進大產權房,與城市居民混合在一起接受城市管理;他們不再出海捕撈,而是經營自家的漁家民俗餐館,或成為漁業產品交易市場里的經營商戶,或者把自家的漁船改裝成游船……

把漁村整體“搬進”城市,讓漁民、漁村、漁港完全融入城市,同時拉動并健全漁業產業鏈,這就是莊河正在著力打造的、目前中國唯一的漁業新型城鎮化示范區。

“這讓過去莊河真正有優勢、但不太受重視甚至邊緣化的產業變成特色產業,民生有了保障,城市建設有了新的空間和新的功能。”莊河市市長孫宏表示,“城市漁村”示范區的建設,對莊河意義重大。

專家表示,莊河“城市漁村”中國漁業城鎮化示范區的探索,不僅從形態、產業、功能上創造了一個全新的理念,而且顛覆了傳統體制束縛,漁民財產可實現交易,這無論是對其他沿海地區漁民城鎮化或是農民城鎮化,都有極強的示范意義。

漁民進城:遭遇政策盲區

“漁村的城鎮化,搞不好要落在農村城鎮化的后面。”莊河市漁業局局長呂純忠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

“說到城鎮化,人們自然想到的就是農民的城鎮化。”呂純忠表示,國家對農村探討比較多,但是對于漁村,政策輻射還不到位,政策扶持還相對薄弱。

在新型城鎮化進程當中,漁民如何變市民?涉漁政策和涉農政策是否有區別?這些“涉漁”問題,在關于新型城鎮化的探討當中鮮有筆墨亦鮮有聲音。

而在目前,我國漁業人口已經是一個數目不小的群體。全國漁業經濟統計公報顯示,截止到2012年,中國漁業人口為2073萬人。莊河一市涉漁人口約10萬人,占莊河總人口的11%。

資料顯示,莊河市位于遼東半島東側中部、黃海北岸,是大連下轄縣級市。莊河海岸線長285公里,盛產文蛤、雜色蛤、對蝦、海參、河豚、梭子蟹等,是國家主要水產生產基地。

“在過去的城鎮化過程中,對涉漁人口考慮的比較少,大部分把他們當做一個邊緣化的群體。隨著城市和工業用海增多、漁業養殖業產業化規模擴大,也使漁民的生存空間受到擠壓。”孫宏表示。

呂純忠表示,其實漁村的城鎮化都在農村城鎮化的大系統之內,沒有單獨分出來,但農業的大政方針普遍關注種植業、畜牧業、林業,而種植業比重比較小、漁業比重比較大的漁村往往被淡化并因此形成政策的盲區。

“但是,說到底,漁民問題是關乎莊河民生的問題,必須解決。”孫宏表示。

“城市漁村”:漁業融入城市

“在解決城市化擴大發展涉漁人員的就業生存問題的同時,我們認識到,如果把漁民占有的資源組織好重新建設,莊河沿海景觀和風貌可以得到很大提升。”孫宏表示。

“城市漁村”,這個漁業新型城鎮化示范區,將成為集服務功能、產業功能和旅游功能為一體的承載平臺。

“現在莊河海洋灘涂資源基本是賣原料的狀態,深加工和休閑旅游附加的產業沒有體現出來。”孫宏介紹說,示范區建設更可促進產業升級發展,對民生、產業和城市品位提升都是有利的。

記者在現場看到,“城市漁村”,這個中國漁業新型城鎮化示范區不再是紙上的規劃,莊河南城區5平方公里的范圍內,已是一片工地。大連海事大學教授時建人認為,“城市漁村”將是莊河的未來城市核心。

據介紹,“城市漁村”將把三個部分融入城市,漁民、漁村和漁港,進而拉動并健全漁業產業鏈。

“漁民融入城市,就是漁民變身市民,和城市人民享有同等的待遇。”時建人表示,漁村融入城市將變成城市景觀,家家是旅館、家家是餐館。漁業文化、傳統習俗,全部在這里得到體現,就變成旅游區。

而對于漁港融入城市,莊河的考慮則更加多元和綜合。

“首先是激活產品深加工及附帶的功能,其次是讓莊河漁港擴大成為北黃海的中心漁港,使遠洋捕撈能夠在莊河上岸,類似舟山漁港。”孫宏表示,“更重要的,是使漁港和一個中等城市結合在一起,變成一個巨大的承載平臺。”

這個平臺上首先要放的就是一個大型水產品交易市場。

據了解,莊河年產海產品35萬~40萬噸,生產出來之后全部輸出,光蜆子一項,年產值20萬~30億元。

在時建人的構想中,這個交易市場,不僅是莊河當地水產品,包括外省、甚至韓國、日本、朝鮮的水產品都可以來這里交易。未來觸角可達北太平洋甚至北冰洋,“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漁民從美國阿拉斯加捕撈的海產品,用火車即可運到莊河加工交易。”時建人認為,莊河優越的地理位置、便捷的交通和通暢的物流,將通達整個黑龍江,包括邊境城市延吉、綏芬河等。

不僅如此,這個水產品交易市場,未來還將成為大連灣漁港的轉移市場。

公開資料顯示,大連灣漁港是中國北方最大的水產品交易中心和集散地,但從2002年開始,大連灣70平方公里范圍內已全域納入臨海裝備制造業聚集區統籌規劃。“受城市發展空間限制,未來大連灣漁港的交易部分或全部轉移至莊河都順理成章。”時建人表示。

將與莊河漁港形成高低互動發展格局的,是旁邊的莊河商港。而莊河商港面臨一個更大層面的考量,是希望能夠承接目前由大連港包攬的水產品原料進口和產品出口業務。

莊河探索:顛覆傳統體制

“這個探索是否具有示范意義,不在于表面上、形態上發生的變化,最重要的是,原來舊的機制是否被打破,是否完全按照城市管理來構架。”國家發改委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所長肖金成認為對于舊機制“沿襲”還是“打破”,是一個評判標準。

“‘城市漁村’的概念、形態非常好,適合漁民的情況。”肖金成表示,但他擔心的一個問題是,莊河“城市漁村”的漁業城鎮化示范區探索,仍然是一個形態上的、表面上的改變,并不是一個徹底打破舊體制制度上的變革。

“如果還是沿襲過去的體制,還是漁村管理模式、財產還是集體所有制、宅基地還是不能買賣、房子還是小產權,那么這個探索就沒有意義。”肖金成表示。

“我們現在搞的都是一次性大產權房,可隨時進入市場交易。土地都是掛牌出讓的,在尊重漁民農民個人意愿的前提下,如果交易、開發的土地涉及農民宅基地,也進入市場,該補償的按照國家規定全部給予補償。”莊河市南城區管委會副主任孫甲未表示,無論是農民漁民回遷,還是城市居民購買商品房,完全混合居住在開發的公寓住宅當中,按照社區劃分管理,一視同仁。

孫宏認為,“都市漁村”徹底打破了原有體制,不再是過去一個“漁村”的概念,真正形成一個城市漁業綜合體,真正把漁民變成市民,變成漁業產業工人。無論就業形態還是產業發展形態,都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

專家表示,莊河漁業城鎮化示范區的探索,不僅從形態、產業、功能上創造了一個全新的理念,而且顛覆了傳統體制束縛,無論是對其他沿海地區漁民城鎮化或是農民城鎮化,都有極強的示范意義。

咨询类公司靠什么业务赚钱 一定牛彩票网内蒙古十一选五 pc蛋蛋高级自动投注 好彩1开奖数据 赛车赌博 配资网上上盈实盘配资 北京11选5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江西11选5开奖查询 研究彩票有什么技巧吗 浙江体彩6 1走势图 股票指数基金分几年型